波爸:「波波!我們來照相囉!」

口卡  口察~



 


 


波波:「等一下啦,把拔你很詐耶....我還沒準備好,我沒看鏡頭啦....」

波爸:「好好好,那我們再來一次喔」



 


 

口卡  口察~

波波:「嘿嘿,各位姨姨叔叔,有沒有被我的電眼跟微笑給迷到阿?汪!」



以上是波波三月初毛囊蟲症狀較輕微的照片

 


 


前幾天我很沮喪的說出了「失去的力量」
結果,大家給予波波的鼓勵就有如滔滔江水的湧入
如果沒有大家的加油打氣,我覺得我真的快受不了這種一直醫不好的愧疚了

前天晚上,我們又帶了波波去看另一個醫生杯杯
算算,這是第五個醫生了
何寶建議我,不要一直換醫生比較好
可是我也很無奈,因為除了第一個醫生是在台北實在太遠
接下來我們在新竹已經換了四個醫生
可是卻沒有一個讓波波痊癒過

這次波波又爆血,真的是給了我一個很大的啟示
我不再追求波波會痊癒的夢想了
我只希望,在波波短短的狗生之中,每一天都是肯定的快樂與充滿被愛

波波的毛囊蟲一次比一次還快發病,一次比一次還嚴重
這次從發現頭頂冒血到整個耳朵、頭頂潰爛,不過四天
大家會問我那怎麼不敢快去看醫生
唉~第一天是禮拜天醫院沒開
再來第二天想說觀察看看,第三天開始趕緊在傷口處塗抹碘酒
可是傷口敗血的速度還是超乎我們的預料

前天的醫生杯杯看了看波波,提到了「安樂死」這三個字
雖然我和波爸曾想過「安樂死」,但是畢竟發現真的要面對了,還是讓人感到無法招架
那天醫生就打了消炎針,開了消炎藥讓我們帶回去給波波服用
可是...醫生卻不肯幫波波清理傷口,而要我們自行回家清理
想想以前台北的醫生還會幫忙剃毛以方便我們回家上藥
甚至還會幫忙包紮,不要讓波波的傷口暴露在外面而又感染
可是在新竹的這幾個醫生,不知道是不是在嫌波波的傷口臭
所以都不肯用手多碰碰波波,也可以說,都沒有做檢查就直接打消炎針打發我們
唉~為什麼新竹的醫生都不肯多點醫德呢?在你的眼前,也是一條生命阿!!!

『好!那我們回家自己好好清!』我和波爸在心中這樣怒吼著
當下,在回家的路上我們直接殺到藥局,問了藥劑師"人類"的傷口護理方式
我們就不相信,狗用"人類"的照護方式會不好?!

昨天我們就用了食鹽水、白藥水幫波波清洗已經都是湯湯水水的傷口
接著用類似雲南白藥那類可以收縮傷口、避免組織液產生的藥粉加以塗抹
最後再用棉片、繃帶繫著,看起來,終於覺得應該不會在一直擴散的感覺!
再加上消炎藥發揮作用,波波的精神好多了!也肯多吃一點乾乾跟罐罐!

以前我都不肯讓咪咪波波跟乖乖妮吃罐罐,因為據說這樣對牙齒不好,容易有牙結石
可是我現在覺得,在波波短短的狗生,我們還需要考慮到十年後才會發生的牙齒問題嗎?
現在就多寵寵他,讓他多嚐美味的罐罐、妙鮮包又有什麼關係?

波波的發病帶給了我很多的啟示
我願意放下所有的堅持———只要你能活得快樂!
我願意給予所有的努力———只要你也和我一樣不放棄!

波波,波仔,阿波~沒關係,不煩不痛,馬麻疼你陪你!
我要和大家抱抱~謝謝大家的支持!



    全站熱搜

    viola09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