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睡覺亂夢一堆
第一個夢呢,夢到自己夥同一些不認識的朋友(真的,醒來一點也不記得這些跟自己在夢裡出生入死的人是長什麼樣子?那究竟是為了什麼,這些長相空白的人要跟我一起在夢裡那麼辛苦的追趕跑跳碰?)去炸總統府旁的電信箱
這也真好笑,如果真要在夢裡稱英雄、做恐怖份子的話
那選總統府的確是個好標的,也威風的許多
不過.....我的目標竟然只是總統府旁邊的一個小到不能在小的電信箱
=_=|||    看來,我在夢裡也是俗拉一個吧....

如果說第一個夢勉強算是搞笑動作片
那第二個夢的劇情,絕對可以稱做大卡司的驚悚鉅作(因為全家都參加了演出)

在第二個夢的場景,已經拉到了新家(所以我說非常的寫實咩!)
只見我和哈泥、乖咪、乖乖妮、波波正在陽光下共享天倫之樂
這一幅美好的畫面真可以算是至善至美的世界大同終極表徵

不過,夢嘛…本來就沒什麼邏輯,也沒辦法安排情節
所以只見前一個畫面還是兩隻小貓互玩、波波在後頭哈哈哈自爽的情節
下一秒鐘,卻突然變成波波惡狠狠地撲向乖乖妮,把乖乖妮尾巴給整個吃下去的血淋淋畫面

))))))))))))靠腰)))))))))))那A安呢))))))))))))

我天生就是個膽小鬼
所以從小做惡夢大多只是情節緊湊的你追我跑(就像今天的第一個夢一樣)
絕對不會出現像頻果日報那樣斷頭斷腳的真實畫面

可是今天可不一樣了
嚇死小娃了,沒了尾巴的乖乖妮全身是血,一直在該該叫
我立刻衝向波波,把波波的嘴巴掰開,只剩下半截尾巴了啦

))))))))))))靠腰)))))))))))那A安呢))))))))))))太恐怖了啦))))))))))))))

只記得最後我跟哈泥一直在家裡的原地手足無措的轉來轉去
因為當時夢裡的時間是半夜11點,我們兩個不知道在新竹哪裡有急診的獸醫……

幾乎是哭醒的我,轉身看到在旁邊呼呼大睡的老公
突然一把火,立刻把哈泥咬起來,喔,不是,是搖起來
眼角還泛著剛飆出的兩滴淚
跟哈泥說…怎麼辦,新竹沒有急診的獸醫,乖乖妮沒有了尾巴……
那時半夜2點,可憐的老公根本處於完全恍神無意識狀態
還要出於潛意識的立刻伸出臂膀安撫我(不然肯定隔天會被我冠上不關心老婆的大帽子、賞以冷死人不償命的衛生眼!
講著講著,突然喵到其實正在腳邊的乖乖妮正非常安心的睡著
我突然覺得我彷彿從地獄升向了天堂……喔,賣尬,3Q尬!

想到我跟老公在夢裡手足無措的在原地轉來轉去我就覺得我可能是蠟筆小新看太多
不然現實生活的我們怎麼可能會是小新那白癡、無知的父母
不過…等一下我要趕快去查查看新竹有沒有夜間急診的獸醫…以防萬一囉…





不怕不怕,乖乖妮的尾巴還是好好的澎澎著呦!


    全站熱搜

    viola09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