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在日本的旅行中,很意外的發現街頭偶有貓咪的身影
但是大概言語不通吧,即使我拿出我在台灣騙浪貓的通用口令:咪咪~咪咪來~
結果對日本的貓咪完全沒用
日本的貓咪一聽到我的『咪咪』聲,還是跟看到鬼一樣的飛奔  >_<

(上野街頭急行軍的黑白面罩貓)

所以的確難為波波爸了。。。。。
每個在街頭被我喵到貓,還是得在第一瞬間拍下畫面
不然又不免落入我的『矮由。。。真的要拍還不都拍不到』的揶揄
(天阿,昨天才招了弄壞鏡頭的罪,今天又說了自己的強人所難,我好像惡婆娘喔)

(上野恩賜公園的浣熊尾貓)

不過今天除了分享我們在日本拍攝到的一些街貓照片之外
我也想來談談一個嚴肅、值得大家一起思考的問題!


(快溜。。有位怪姨姨在嘟噥聽不懂的話)



薇小拉的大舅長年居住在日本的大阪
記得在很多年前回台灣的時候
大舅就已經跟我說,日本並沒有『流浪貓』這個名詞
相對的,他們使用了『地域貓(ちいきねこ)』來感謝街頭的貓咪!

都市地區的人們,長期因為人際關係的遠離,社會溫情已逐漸消失
透過照顧的街頭『地域貓』,社區居民得以互相分享感情,建立共識
對於動物與人類,都是一種共存共榮的境界!

因此在日本,社區居民經過討論,可以決定進行『地域貓』的愛護
也就是說同一個社區的居民,共同照顧街頭上的貓咪
並不一定帶回家裡飼養,而是讓貓咪共存於整個環境中
但前提上,社區居民也必須同意讓街貓先進行不孕、去勢手術,以避免街貓大量的繁殖

 

(築地市場的橘子貓)

有一位英格.莫爾的童書作家寫了一本『吃六頓晚餐的貓』
大家有興趣可以去翻翻看
薇小拉多年前在金石堂恰巧買下這本書
這本書的黑貓『席德』就是幸福的『地域貓』的代表吧!


(築地市場橘子貓OS:我並沒有住在築地市場就粗的特別好喔)

在日本社會中,由於『地域貓』的活動
社區居民也得以分享感情,增進交流
就以薇小拉的社區來說好了!
說真的,要不是波波,我們很難和鄰居迸出什麼交談的對話
尤其月前波波毛囊蟲非常嚴重的時候
當我們每晚仍持續的帶著波波散步時
愛狗的鄰居也總會幫忙想各種偏方~我和波波爸~一股熱淚哽在心頭阿!
當然,也會遇到怕狗鄰居嫌惡的眼神~我和波波爸~一股憤慨積在拳頭阿!
試想,這就是愛與不愛的差別
如果社區居民多些共同的愛,社區,乃至於社會,當然會更美好阿!

最近在各大貓友網誌上,都可以看到呼籲認養流浪貓的愛心活動
每次看到又有流浪貓或棄貓的新聞,總是會讓我感動一股悲憤的情緒!
我知道即使愛貓成痴的我,也沒辦法看到就養
轉念及想,如果能像『地域貓』的方式持續愛護動物
也許更是一種愛的提升呢!

台灣的社會環境真的不容許街貓的存在嗎?
台灣的居民意識真的還沒提升到愛護動物的層次嗎?

這個問題,真的值得我們深思阿!

(新宿御苑的蝙蝠俠面罩貓)



【延伸閱讀】

地域貓

吃六頓晚餐的貓

 


    全站熱搜

    viola09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